招描二维码,微信关注

新闻动态

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深度解读我国光网络建设:双引擎驱动建设提速

发布日期:2015-06-25  

        光网络是互联网业务的重要载体,正通过自身所蕴含的科技实力释放能量,帮助运营商重构商业模式。

  当前,面对传统业务被OTT不断侵蚀、收入利润不断下滑的现实,运营商正通过推出新型互联网业务和数字化服务来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与此同时,人们对互联网带宽和流量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甚至超过了基础通信网络的建设速度,特别是“互联网+”提出以后势必会掀起传统行业的“触网潮”,这种供需矛盾将会变得越来越突出。于是,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已势在必行,而运营商将成为光网络建设的主力军和第一批受益者。

  双引擎驱动光网建设

  当前,在政策与市场需求的双重推动下,中国光网络建设正在提速。

  在政策方面,随着“宽带中国”战略持续深入和“互联网+”提出,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发布《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快推进全光纤网络城市和第四代移动通信(4G)网络建设,2015年网络建设投资超过4300亿元,2016—2017年累计投资不低于7000亿元;并且还要适度超前建设高速大容量光通信传输系统,持续提升骨干传输网络容量。该指导意见的发布从政策层面上推动了光网络建设,成为第一大引擎。

  在市场方面,无论是全球,还是国内,光网络市场需求和设备开支都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据市场研究公司IHS,2015年第一季度,全球光网络设备支出增长了5%,达到27亿美元。而在国内,在2014年,仅光纤光缆市场规模就达到了1.41亿芯公里,同比增长7.6%,而到了2015年,该市场规模将增加到1.43亿芯公里,运营商是主要推动力量。市场需求成为光网建设的第二大驱动引擎。

  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运营商既是国内光网络建设的主力军,更是国内光通信企业的重要客户和收入来源,在光网络产业链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据了解,国内很多企业都深度参与运营商集采,其很大一部分业绩都是由后者贡献的,因此光网络的建设和发展离不开运营商的参与,光网络的能量也主要通过运营商来释放。

  光网建设补给线

  如果说运营商是高速宽带网络建设的主力军,那么光通信企业就是重要的军需官,毕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建设光网络要靠先进的技术支撑。目前,光通信企业可以在光纤光缆、SDN、超100G等研发方面为运营商的光网建设提供保障。

  在光纤光缆方面,国内大多数光通信企业纷纷将超低损耗光纤作为当前的研发重点项目。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认为,发展超低损光纤很有必要,在成本提升不高的情况下,能大幅度缩减系统总体部署成本。

  事实上,在超低损耗光纤方面的研究,中国启动较晚,但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取得了一些成绩。亨通光电总经理尹纪成在接受《通信产业报》(网)采访时表示,亨通光电开发了先进的超低损耗光纤、大有效面积光纤等核心技术产品,用以增加传输速率,提高无中继传输距离,积极推进FTTx,在主干网逐渐完善的基础上,将光纤扩展到用户端,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

  正是有了超低损、大有效面积光纤产品的问世,超100G、乃至400G光纤骨干网络的建设将有机会得以实现。

  其实,从2013年起,三大运营商就开始部署100G网络。然而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的应用,网络需要处理的数据量持续增加,光纤骨干网络需要进一步提升速率,超100G网络将成为现实。据悉,不少系统设备厂商与国内外运营商合作进行相关测试,韦乐平曾表示,到2017年400G或将成骨干网更合理的选择。

  在SDN方面,随着近几年该产业的快速演进,业界普遍认为SDN将是未来网络发展的方向,是运营商网络发展的趋势。中国电信近年来也确实在重点考虑去电信化的方向,韦乐平指出,目前SDN是实现去电信化的一个重要实现形式。毕竟现在应用层面的变化不断加速,互联网的流量对于整个网络的冲击越来越明显,网络架构的变化已经迫在眉睫。

    当然。这项网络前沿技术经过几年的发展演进,已经在全球获得超90%的网络厂商的认可。据了解,华为基于SDN思想加三大构架创新,刚刚发布下一代网络解决方案——“敏捷网络”;中国移动也很早就加入了ONF等行业标准组织,积极推动SDN/NFV的商用进程。

  目前,SDN正加速发展。据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 Research报告,2018年SDN全球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80亿美元。而对于SDN应用的驱动,韦乐平认为主要集中在4个层面。其一,降低网络成本,现有的网络架构已经制约了这一方向;其二,业务灵活和创新能力;其三,廉价的商用IT平台可用;其四,虚拟化技术可用。这四个层面是运营商部署SDN的主要驱动。

  瓶颈不只是技术

  尽管光网络可以通过多种技术和产品释放能量,帮助运营商实现转型,但是在近些年的发展过程中,光网络建设始终会遇到困难和瓶颈。

  在超100G方面,目前还有很多问题等待解决,这不仅对光网络架构、系统设备提出了严峻挑战,对光纤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即需要超低损耗、大有效面积光纤产品,毕竟随着高速宽带网络的部署,骨干网对突破传输距离限制的超低损、大有效面积光纤产品的诉求逐渐增多。但是韦乐平也同时指出,超低损光纤对于现有的光纤网络有较高的兼容性,而大有效面积光纤的兼容性则较差,与现有光纤的熔接损耗较大。

  干线光纤光缆的选型将在未来数十年对高速网络建设和运营产生深远影响,因此变得尤为重要。江苏邮电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杨红伟日前表示,对100G和超100G波分光传输系统来说,非线性效应和OSNR是最主要的考虑因素,长跨距会使OSNR急剧劣化,除了通过设备侧来解决,光纤的优化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然而如果从光网络层面来看,光器件会是其中最大的一块短板。韦乐平表示,以一个典型的80×100G、长度1350公里的波分系统为例,光域成本占其79%,其中,光器件占比90%,相当于总成本的70%。如果光器件领域不突破,整个光通信产业的发展将毫无前途。

返回
分享到: